图片展示

欧比特颜军:产业开放迈出“加速度”

作者:珠海沿海传媒有限公司 浏览:392 发表时间:2019-01-15 09:09:01


革开放40年,航天产业在改革中腾飞,在开放中发展。


在这几十年来的航天时间表上,2018注定是里程碑式的一年。


架设沟通地月通讯的“鹊桥”中继卫星,发射月球背面软着陆的嫦娥四号探测器;卫星组网建成的北斗三号基本系统,中法海洋卫星和海洋二号B星、对地观测的高分十一号卫星,构建天地一体化通信网络的虹云工程技术验证卫星……


天仪研究院在轨10星,九天微星一箭7星,国星宇航一箭6星;蓝箭航天发射首枚运载火箭、完成火箭工厂交付,星际荣耀和零壹空间分别成功发射2枚亚轨道火箭……


无论是传统国家队还是商业民营队,今年都是出彩的一年。这一年,中国的发射次数首超美国,荣登全球第一的宝座。


泰伯网就“改革开放40周年,产业化20年”的专题,对珠海市无人机协会名誉会长单位欧比特董事长颜军进行了专访。他回忆到,在航天领域的几十年,自己见证了中国航天产业的高速发展。从零到一,从起步到飞速发展,从产业依赖到自力更生,这一切离不开国家对航天产业的政策引领、资金支持,离不开航天人对航天事业的实干精神、奉献精神。事实证明,航天产业并没有令国民失望。作为一个塔尖上的技术,航天产业拉动了国家整个技术的发展和飞跃。


另外,他还聊到了民营商业航天、军民融合、产业融合等国内重大宏观政策的推进,为航天产业提供了新的发展机会与可能性。同时指出,不论是什么样的经济形势,未来的航天产业,与老百姓结合度越强,发展会越快,企业才有机会生存发展下去。


<访谈>


泰伯网:请您一个字或词来概括2018航天产业的发展。


颜军:如果用一个关键字总结2018年,我认为是“快”。


2018是商业航天发展比较快的一年。自2014年国务院60号文推出“鼓励民营企业、民营资本参加国家空间技术基础建设”的相关政策后,国家在鼓励民营企业研制、发射卫星和运载火箭等,中国商业航天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轨道。在这之后的几年,从发展的速度来说,是非常快的。


当然,不仅仅是商业航天,国家队的航天事业发展更快。今年,中国的发射量超越了美国,这也是我国的发射次数第一次超越美国,成为全世界的第一,创造了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纪录。


泰伯网:您怎么看这一发展速度?


颜军:快代表实力,没有实力快不起来。相比其它产业,航天产业是一个典型的高投入、高技术挑战性的产业。快代表了一种规模经济,证明国家有能力进行研发,有能力进行投资,有能力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


泰伯网:您通过什么契机进入航天这个领域?


颜军:事实上,一直没离开过这个领域。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毕业后,1985年3月就进入了中国航空航天工业部第三研究院工作,这算是开端。1988年10月,作为国际交流学者去了爱尔兰学习,研究模块控制及应用。1994年在加拿大创业,做智能控制系统研究及应用。2000年回国创业,前十年一直在做嵌入式宇航芯片及智能控制,服务于民用航空航天领域;自2014年起,切入遥感微纳卫星星座研制运营,开启了卫星大数据领域,并布局GIS智能测绘的业务。


泰伯网:2000年回国创业,是出于哪些方面的考虑呢?


颜军:决定回国的时候是2000年,看好国内的巨大市场,也是国家在两个关键领域的发展布局:一是软件行业,当时国内对软件操作系统需求旺盛,尤其是控制系统等对于嵌入式操作系统的需求很大。二是芯片行业,全行业都充分意识到高端嵌入式芯片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市场需求旺盛。当时,国家提倡企业及研发机构围绕这些领域搞自主创新和产业化。回来之后,我便一直在做嵌入式操作系统和嵌入式宇航芯片这两个核心的业务。


泰伯网:回国后,您选择在珠海落地,当时珠海的政策提供了哪些方面的支持?


颜军:2000年,珠海经济特区成立20年。当时珠海大力鼓励民营经济发展,对小微企业的政策非常优厚,创业政策、企业税收、产业化支持的力度都比较大。这一点上,珠海当时比较有名,政府高额奖励创业人才。对于一个小微民营企业来说,成长至少需要三五年的时间,这些支持发挥不小的作用。


泰伯网:珠海作为改革开放40年来发展的一个缩影,对产业发展给予一定支持和自主性。在您看来,整个改革开放的大环境对航天产业发展有哪些影响?


颜军:改革开放40年,航天产业在改革中腾飞,在开放中发展。不论对国人还是世界来说,都创造了较为辉煌的成就。北斗、载人航天、探月、通讯、高分工程等,应该说是创造了瞩目的成绩。在这一影响下经济水平得到发展,科技实力也获得提高。值得一提的是,在维护国家安全、促进国家的发展、推动科技进步层面,航天产业的发展可以说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讲,航天产业是国家工业体系建设的战略高地,从中央的角度,从习近平总书记的角度,一直在鼓励大家发展航天产业。“探索浩瀚宇宙,发展航天事业,建设航天强国”,总书记提出来之后,航天人也没有懈怠过,一直沿着国家的战略规划往前走。整体的大环境,对于航天产业的发展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我86年在国内工作时,那时候刚参加工作一年多。那一年,几位资深专家提出来的863计划,这个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的863计划初期可能是100个亿的专款,大约有40个亿用在了航天事业,也就是用了专款的40%用来发展中国的航天事业。


值得一提的是,航天产业并没有令国民失望。作为一个塔尖上的技术,航天产业拉动了国家整个技术的发展和飞跃。可以说,航天产业对其它工业,不论材料工业、计算机、软件、无线电、电子等产业,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这一层面讲,是一个拉动效应。航天产业是比较耗资的,但投资这个产业是值得的。就像当时阿波罗登月,投了几百亿美金,它产生的效益是1:7的收益,相当于一年数千亿的收益。在这个角度,航天产业对于国家的发展效益也是差不多的。综合来看,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在各种层面,包括深空探测、载人航天、北斗导航、对地观测、高分系列等各类型的航天工程,做得还是非常优秀的,令国人自豪。


泰伯网:在您看来,国外航天与国内航天产业发展存在哪些方面的区别?


颜军:美国、欧洲等国家,在航天的部分产业上,国家层面不再进行投资,作为补充,引导民营企业来做某项空间基础建设。一方面降低费用,另一个是加快速度。从这一层面讲,欧美的商业航天发展的路线是值得我们研究借鉴的。国内的航天产业一开始都是国有的,2014年国务院发出60号文,鼓励民营企业、民营资本参加国家空间技术基础建设,参与商业航天建设和服务。这个60号文的发布,为国内航天突破原有机制、赶超国外商业航天模式奠定了基础。也正是这个60号文,我们现在看到有蓝箭、星际荣耀等火箭公司,欧比特宇航科技、天仪研究院、微纳星空、长光卫星、九天微星等做卫星的公司。如果没有这个政策,中国商业航天是不可能发展如此之快的。


泰伯网:2014年政策放开距今已有几年的时间了,您如何看待商业航天这块的发展?


颜军:商业航天会越来越好,实现健康成长。商业航天已经过了“造概念”的阶段了。毕竟,一开始大家并不太懂这个行业,面对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