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继钟表业之后,无人机成瑞士新名片

关注:119 发表时间:2019-08-01 16:47:47


教育、金融、政府治理、制造业传统,甚至是瑞士身为永久中立国的地位,一直是瑞士制造的优势所在。特别是手表,长期以来被视为瑞士的名片。而现在,他们又有了一张新名片——无人机。



瑞士驻华大使馆瑞士贸易与投资处主任和商务参赞莫海岩一场在北京举办的路演可以窥探这张新名片的具体面貌,十多家瑞士初创无人机企业集中在一起,演示的无人机和我们熟悉的四轴无人机大不一样:一台固定翼无人机造型颇像电影中的隐形战斗机,主要用于测绘用途。有的无人机配置了防撞网和热成像摄像头,它的意义在于让无人机有了室内检测能力,例如在电力、能源这样的工业领域,一台检测无人机可以轻易在严酷环境中完成人力难以完成的危险检测任务。


这些造型独特的无人机活跃在一些我们不太熟悉的地方,构成了整个瑞士无人机生态系统的部分,并成为细分市场的领先者。无论是研究固定翼无人机技术方向的senseFly、提出工业巡检防撞无人机方案的Flyability、利用无人机进行执行安全救援任务的Nivitec,还是结合VR和无人机技术探索娱乐前沿的Birdy,其多样性和创造力毫不逊色于产业庞大的无人机先进国家中国和美国。



瑞士创新周展示的无人机。除了硬件以外,一些瑞士无人机创业公司还为特定应用提供软件和服务。像Fixposition是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高精度导航解决方案的公司,其核心的厘米级高精度定位RTK技术脱胎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还有一些企业专注于制造特定的部件,比如传感器、无人机支架,或是无人机数据的分析软件工具。


“我们专注于细分市场的创新。”当被问到瑞士给了他们哪些独特的优势时,几乎所有创业者都提到这点。这并不意外,在无人机领域,最大制造商中国大疆创新在全球市场掌握7成左右的份额。瑞士企业采取专注于产业用途、为特定的客户实施开发,并在引进及运用方面提供支持等服务模式与大疆竞争。


“我们的无人机都很轻,价格也不高,而且是一体式,这就是我们独特之处。”一位senseFly代表这样介绍他们的产品。


据瑞士官方统计,瑞士约有80多家无人机企业,创造了超过2500个工作岗位。迅速拓展的瑞士无人机产业已在2018年3月建立了自己的工会,成员包括有“无人机大师”之称的拉菲罗安德烈(Raffaello D'Andrea)创办的Verity Studios。拉菲罗安德烈曾与几个合作伙伴共同创立了Kiva Systems,其正是亚马逊机器人公司(Amazon Robotics)的前身。


过去十年里,类似senseFly和无人机图像处理软件公司Pix4Dz这样的初创公司大量出现在瑞士,集聚形成瑞士的“无人机谷”,蓬勃发展的势头引起行业巨头的关注。2012年,法国无人机制造商Parrot收购senseFly和Pix4D,成为当时行业里颇受关注的并购事件。


追溯源头来看,瑞士的硬件和教育环境供给也足够理想。


钟表业是瑞士不得不提的“名片”。回顾400年前的16世纪中叶,瑞士人参与了钟表的整个工业化过程。尽管20世纪70年代石英表超越机械表成为首选计时工具,但瑞士的制造工艺确保了机械表在高端市场继续蓬勃发展。


钟表业为瑞士代来了什么?一个例子是,由此产生的测量和材料学的专业知识使瑞士在20世纪出现的微系统专业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最重要的影响发生在1981年,罗雷尔(Heinrich Rohrer)和格尔德·宾宁(Gerd K. Binnig)利用物理学中的隧道效应,让隧道扫描显微镜在苏黎世应运而生,分辨率达到了原子水平(纳米),开辟了微观科学的新天地,两人因此获得诺贝尔奖。


基于钟表业制造传统,一种被称为“独立工场(établissage)”的制造模式开始被关注。这是一种专业分工制度,区分了零件制造与组装的独立工场制程可被视为分包的一种早期形式。这产生了许多专精制表链、制齿轮等零件的工匠,也提升了制程的效率与标准化,质与量上都有增进。到了1850年,瑞士表业产能已将竞争者远远抛在后头:此时瑞士约可生产220万只表,英国的产量则约在20万只。


这种精密工程的专业制造知识已经转化为由微系统技术、工程学、机电一体化、生物技术和制药等领域的世界领先能力驱动的经济。尽管人们普遍认为该国的财富主要归功于其发达的金融服务业,但其制造和工程业实际上才是瑞士经济的核心支柱。


以同样的方式,瑞士学术界已经掌握了制造无人机的每个组成部分。“我们现在几乎覆盖了小型无人机的完整技术:传感器和控制、机电一体化、机械设计、通信和人机交互。”领导着洛桑联邦理工大学智能系统实验室(LIS)的Dario Floreano教授曾如此总结。


和硅谷的斯坦福大学类似,强大的学术科研系统是瑞士保持无人机产业集中的重要因素。瑞士科学政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其国家研究能力中心(NCCR)网络,旨在对被确定为对该国具有战略重要性的领域开展长期、多机构的合作研究,其中包括无人机技术。


该项目组由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提供资金支持,参与的机构包括来自瑞士五大研究机构的24个研究实验室。其中,综合性大学以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和洛桑联邦理工大学为代表,负责基础研究。这两所高校在机器人、控制工程和机电一体化领域科研实力雄厚。很多初创无人机企业便是诞生于这两所大学的前沿研究团队,被Parrot收购的senseFly和Pix4D就是从洛桑联邦理工大学脱颖而出的。


综合性大学是瑞士基础科研的主要承担者,而私营企业则是应用型研究和试验研发的主体。


通常一种设想从实验室到走向市场并不那么容易。虽然瑞士政府已决定不直接为私营部门的创新提供资金,但意识到无人机的重要性,还是为创业企业的技术转让和辅导提供了相当大的支持。瑞士政府也对科研成果的商业化不遗余力。1996年,瑞士设立科技创新委员会(STI,2018年起将更名为瑞士创新促进局),其目的是挖掘瑞士的科技创新潜力。目前,瑞士联邦政府主要通过国家科学基金会和创新促进局这两个公共促进部门提供科研基金。


“我并不认为瑞士有某种产业政策。” 在谈及政府在无人机产业的成功中所扮演的角色时,瑞士驻华大使馆贸易与投资处主任莫海岩澄清道。他表示,与中国不同,瑞士虽没有国家层面的集群政策,但能够为创业者和科研人员提供全球领先的框架条件,包括完善的基础设施,较低的企业税负,灵活性高的就业市场,稳定的政治和法律环境,高质量的生活条件,在国际上处于中等偏上水平的创业条件和程序等。


中国商务部驻瑞士经济商务参赞处发布的一份报告就显示,瑞士联邦和各州为创新参与者有意或无意地设置了一系列有利条件,包括打造著名高校、双轨制职业教育、科研机构和促进工具、开放的劳动力市场、现代的基础设施、合理的税收、安全和生活质量等,使瑞士成为开展研发活动的理想地区。


另一方面,在商业化以外,瑞士在无人机领域也形成了开放传统。开源解决方案PX4是由苏黎世理工的计算机视觉与几何实验室的一个软硬件项目PIXHAWK演变而来,目的在于为学术、爱好和工业团体提供一款低成本高性能的高端自驾仪。该软件目前拥有一个约400名活跃开发者组成的全球社区,其核心位于瑞士。“不是每个人都希望商业化。”一位瑞士无人机从业者说。


虽然高质量的研究和从实验室到市场的常规路线是必不可少的,但瑞士对其有利的另一个因素是务实的监管机构。瑞士官方就称自身监管为“无人机友好型”。举例而言,部分企业已经获得随时随地进行超视距飞行的许可证,可在瑞士进行超视距飞行。


无人机技术的迅速崛起得到了世界各地监管部门的不同反应,但对无人机技术的担忧阻扰了该技术的商业用途。“看看美国,很多初创企业的无人机都无法飞行或用于商业用途,因为除非他们经历漫长的审核,否则基本上他们无法进入天空。” senseFly首席执行官Jean-Christophe Zufferey表示。


凭借世界领先的创新生态系统,高效友好的政府政策和支持性监管机构的坚实基础,瑞士的无人机行业看起来将继续增长,让瑞士成为无人机创新研发的理想地区。 而在此基础上,瑞士也基于自身国际环境,乐于与世界各国分享无人机技术成果。“我们与欧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和中国也签署了” 莫海岩说,“瑞士是中国企业面向欧洲的桥梁。”随着中瑞建立创新战略伙伴关系,他认为,这都将是中瑞两国未来在无人机领域技术、贸易合作的基础。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Copyright©2016-2019 珠海沿海传媒有限公司 粤ICP备15115825号-3

地址: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九洲大道东1298号东亚大厦A座10楼

Address: 10th Floor, Block A, Dongya Building, 1298 Jiuzhou Avenue East, Xiangzhou District, Zhuhai City, Guangdong Province